• 欢迎访问特价酒店民宿推荐网站,本站推荐江浙沪特价酒店民宿千岛湖莫干山特价酒店民宿!

【德清莫干山民宿推荐】莫干山枫鹃谷忘山别墅

莫干山特价民宿 小明 2年前 (2017-08-13) 1306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
 

一个寻常周五的中午,开车进莫干山,是那个传统意义上的山上。不出所料,景区入口又是一串长队,排到时,车上的人要下来小跑至人工售票处,根据季节分为50、80和100元不等的门票价格多年未变。我没去窗口付钱,而是问了门口桌边的工作人员:“我是今晚入住62号的客人,手机号码是XXX,已经帮我买好票了吧?”工作人员开始查手机里的照片,远远看去都是手机号,核对后开了一家三联收据,红的给我。

 

得知我要去,刚接手62号别墅、并给予它新名字“忘山”的主人黄莺前天夜里就问我要了车牌号,提前买好了门票。

 

 

 

莫干山下民宿潮起潮落,山上依然是传统旅游,游客跟着导游在著名景点前拍照,争取时间和其他团队错开。而旅游成熟的背后是周到的服务和治安,山路一侧被大巴车占据只剩一条道时,弯道有人工看守,通报路况。

 

开口问“62号”,人人皆知,银铃池边问卖西瓜的熟络地往下一指,热情地加上一句“就是枫鹃谷呀”。谷中上百年古树随处可见,其中最特别的就是红枫树和杜鹃树。盛放时整个山谷明艳照人,是为枫鹃谷。又一次艳羡黄莺盘下了这个有故事的宅子。

 

 

莫干山忘山别墅

 

铁门锁着,我摇了摇,管家出来。穿过庭院,两座小楼的青石外墙配以绿色百叶窗,在雨中被刷出高度饱和色。推门进去,黄莺靠在窗边沙发上,对着电脑,手里捧了个饭碗。

“大白天锁什么门?”我急于发问。

“你不知道,这里是通往剑池的必经之路,游客会不自觉地当是公园涌进来,尤其周末。”这样的夏日午后,躲进避暑胜地里将近百年的别墅,算是福报。

“上山顺利么?”黄莺问。

“除了进山被堵住外。”我直言,“不过你现在处理这些问题很利落嘛!”

“青鸟不是白做的好哇!”黄莺笑,“山里买门票,以前嵊泗都要买船票。”

 

嵊泗青鸟/莫干山忘山别墅主理人黄莺

 

 

黄莺说的青鸟,是她的第一家民宿,在嵊泗。

《嵊泗最美文艺民宿“青鸟”开张了》、《这里没有都市的繁忙,只有渔家的古朴,这是一座岛更是一个世界》、《舟山颜值爆表民宿连成片,有钱也不一定能住到》……这些形形色色的标题,说的都是黄莺的青鸟。

 

 

嵊泗青鸟

 

当然,这对媒体出身的黄莺算不得难事。

2014年决定做青鸟前,黄莺供职于《行报》,一份不同于其他纸媒的报纸,采编团队只管生产好内容,年终没有订报压力。也因此,黄莺过着逍遥的日子,写稿到凌晨,睡到中午,有时候去采访,有时候看部片子。

也是日子太好过了,无意中一次说起,便打算去海边开民宿。

亲力亲为开民宿(而不是做共建人)的人一般倾向于两种选址,要么家乡,毕竟人熟地亲,相互好照应;要么产业成熟的区块,当年无疑是莫干山。

黄莺是在杭州生活了很多年的台州人,跑到嵊泗开民宿的举动在外人看来不按常理。幸好,有自己一套严密逻辑就够了。

人,能把自己说服就很了不起了。

 

 

 

老家台州有不错的旅游资源,但是香客远远多于年轻人,且离上海、杭州、苏州核心客源市场都不近;

而当年的舟山民宿市场已能得到政府支持,且有“渔家乐”的前期铺垫,更难得的是,他们看好的嵊泗靠近上海,解决了客源。

关键,提议人里有一个就是舟山人,尽管后来出于种种原因,黄莺成了单枪匹马的那一个。

 

 

 

 

在青鸟,黄莺更多以“荞麦包小姐”这个称呼被人认识。而在九年前共事的短暂时光里,她是叫自己包子的,等到海风一吹,晒黑后索性成了荞麦包。

做民宿的苦大同小异,无非是城乡语言不通,包工头看不懂图纸,自己从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沦落到住十平米黑屋,没人否认这出苦情戏码也造就了民宿业的“情怀”,不扒一层皮不足以谈乡村建设。而对荞麦包小姐来说,没有预计到的是,岛上连杯咖啡都喝不到,而此时昔日同事正在咖啡馆打卡讨论冰滴和手冲——这种女生情绪大不过天,却真实而心酸。

青鸟不是那种动辄渲染自己北欧风、环保材料、千挑万选大牌易耗品的精品酒店。9个房间,客群以年轻人为主,价格不高于1000,荞麦包小姐一开始就想得很明白。

“这大概就是媒体人的务实”。荞麦包小姐好几次这么想。

 

 

 

开民宿以两类人居多,设计师和媒体人。前者被甲方虐过千遍后,都有要做一间自己房子的冲动,他们享受对工头说“就这么干”的快感,并在后期包揽摄影工作,每一张图片发出去都惊艳无比;

后者的属性决定其见多识广,思路开阔,擅于资源整合,执行力强,容易将项目落地。同时,宣传本身就是媒体人的好本事。

荞麦包小姐不是没见过没住过好的,但开在嵊泗的青鸟绝不是装逼的,它也上不了时尚杂志,说白了,就是给毕业旅行的姑娘们舒舒服服地住一晚,有缘分的话还能和主人交个朋友。

 

 

所以,荞麦包花了很多时间了解这个乡村的历史、风景,为此,她还整理出十几页对这个地方的印象,和客人聊天大部分都基于这样的由头,然后再是一起吃饭。

“但我还是高估了媒体人的本事”,这大概是荞麦包最深切的体会。

一个好听的故事是能打动人,但不意味着客人因此源源不断。那时候的青鸟虽然小有名气,但在任何OTA平台上都看不到。“坚决不上”是荞麦包的大政方针,她觉得靠口碑、微信,至少在周末满房应该不成问题。

尽管受挫后开放OTA订房也遇到不少问题,比如客群不对等造成不可避免的差评,但跟着市场规律走,是荞麦包总结出来的经验。

 

 

今年初,一个偶然的机会,荞麦包接管莫干山62号别墅,尽管她的“编制”还在《行报》,但两年下来,感觉自己更擅长打理民宿。

1925年建造的62号别墅藏在莫干山核心景区剑池上方,在万竿翠竹和涓涓流水声中触摸得到百年体温的真实肌肤自带脾气、性格、历史、传说,你改不掉,无法做到“青鸟等同于荞麦包”。那也好,黄莺就卖它的稀缺性——它有从南洋红双喜到农业银行到普通农家乐再到会所的百年历史,它有整个莫干山头最大的院子,一对1987年住过这间别墅的客人30年后重访这样的感慨也只有这里有。

 

 

 

从海边到山顶,莫干山和嵊泗有很多相似之处。

季节性明显。青鸟只在4月到11月营业,莫干山的冬天要靠天吃饭。海水和山体,房子都容易潮湿。

出入不易。自驾莫干山要车技相对好些,景区门口得耐住性子,100元的门票说贵不贵,也不便宜;嵊泗相对更繁琐些,船票会被旅行社包揽,有钱也叫不来滴滴甚至包黑车(你能开车过海么?),碰到海风有去无回影响行程也要算在计划内。

但好在是先难后易,对黄莺来说,莫干山上的阿姨显然要专业得多,你不用去解释“为什么马桶要消毒”“为什么要买白色被子而不是毛巾毯”这些常识。

 

 

忘山整修后开门营业的时间差不多正好是山中避暑旺季,怀孕了的黄莺正好在这里养胎,朋友来,她会泡一杯嵊泗带回来的海石花,清热解毒。

相比青鸟,62号忘山的客人年龄层次明显大很多,而且越来越多北方客。“可能江浙一带的都早就来过了?我也说不清楚”。一向凭感觉的黄莺觉得这不是问题,无论谁来,她都自己接待。

 

只不过,老别墅稀缺性的同时也决定了不可逆,维护装修成本非常高。由于不是自己造的房子,零件老化出现故障无法被预估,说不定哪天空调就不能用了,一时半会儿除了道歉别无他法。更让她无奈的是,当年记者蜂拥而至青鸟的盛况也不复存在,从14年到17年,传统媒体转为新媒体,新媒体又多为营销号,有自己的生存逻辑,发稿子不容易哪。

莫干山枫鹃谷忘山别墅 民宿地址及联系方式

莫干山民宿圈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隐藏,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
验证码:
请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,回复“验证码”,获取验证码。在微信里搜索“莫干山民宿圈”或者“wdxssh”或者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。

 

 


特价酒店民宿推荐 , 除注明外所有文章均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 转载请注明【德清莫干山民宿推荐】莫干山枫鹃谷忘山别墅
喜欢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